Miroir_I

Home(8)

     一阵手机铃声将正在睡梦中的朱正廷吵醒,朱正廷伸手摸索着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


     “正廷哥,是我。”朱正廷耳边传来黄明昊的声音。“G家那边的负责人说想请你回去,说你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只要你回去就行。”


    “回去?”本来还未睡醒的朱正廷猛的惊醒,握着手机的手机不自觉地发抖。


   “如果他们觉得他们现在弥补得了我当年的损失的话。”“呵”朱正廷冷笑一声,“你觉得可能吗?”


   “好,正廷哥我知道了我会应对的,你别担心。”


   “嗯,谢谢”


  “你跟我还说什么谢。”


  挂断电话的朱正廷只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凉意,另只手攥紧了被子。陷入了回忆中……


   蔡徐坤开门的声音把朱正廷拉回了现实,“醒了,起来吃早饭吧。”蔡徐坤靠近床边,伸手摸了摸朱正廷的头。然后双手捧住朱正廷的脸,认真地说:“正正啊,你要是有什么心事的话,不要憋在心里。我想体会你的喜,你的悲,好吗?”


    朱正廷的眼睛动了动,发现自己的眼眶已经湿润。蔡徐坤双唇轻轻贴上朱正廷的上眼皮,“坤你放心,我没事。”朱正廷握住蔡徐坤的手道。


   “走吧,早饭该凉了。”蔡徐坤抓住朱正廷的手腕来到了早饭桌前。


  “我别的不会做,就只会做个粥。”蔡徐坤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以后我来做吧,我可什么都会做的。”朱正廷尝了一口,“嗯,味道还不错呀。”


  “那就好,正正你不嫌弃就好。”


  “快吃吧,今天你还有MV的拍摄。”


   “嗯呐”倏地站起来并亲了下朱正廷的嘴巴。


   “呀”朱正廷对上菜徐坤得意的微笑,赌气道:“我不吃了”。


    “正正你不吃了吗?”蔡徐坤对朱正廷挑了挑眉,拿起了勺子往自己嘴巴里送,起身向朱正廷走去。


  “慢着,坤我吃,我吃。”朱正廷想到了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还是乖乖地吃了起来。


   BEK机场,早已等在机场的粉丝们纷纷拥了上来,蔡徐坤一身黑色装扮尽显帅气。


   刚上飞机蔡徐坤就发现了坐在自己斜后方的朱正廷。


  “锐哥,你可以跟你后座的人换个位置吗?”


   周锐的转过头去发现了坐在斜后方的朱正廷,意味深长地看了蔡徐坤一眼后,“怎么,你要跟朱设计师讨论下你MV的事?


   “对啊”蔡徐坤突然一脸的无辜,眨了眨眼。


   “我换,我换”蔡徐坤猝不及防的撒娇对周锐来说是招架不住的。到朱正廷的位置之前,把一脸懵逼的朱正廷拉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正正,我想你了。”朱正廷转头对上一双炙热的眼睛。另他慌忙看了看四周,看到并没有人注意到。缺发现蔡徐坤的眼里的那抹炙热好像淡了下去。


   朱正廷靠近蔡徐坤握住了他的手,“坤,就一个半小时左右嗯?”


   “嗯好啦,我知道啦”蔡徐坤回握住朱正廷的的手,并轻轻地放开了朱正廷的手。


  一路无言........



  ing……



Home(7)

    “你好”蔡徐坤何朱正廷从化妆室的沙发上起立向Cody徐,Cody张和Cody向握手问好。“那就开始吧”“好的,从我先开始吧。”Cody向向蔡徐坤展示着带来的配饰。


     指尖拂过一排排戒指的表面,挑出了两个戒指戴在了手指上。遂即左手拿起了一个银色的手表“咔”动作一气呵成。“要照一照镜子吗?”Cody向正打算拉起化妆间与试衣间隔着的帘子。


      还在与另几个Cody交谈着的朱正廷倏地起身拉开了帘子。使得Cody向刚伸出的手僵在了一半,尴尬得扯出一个微笑:“朱设计师可真是热心呢。”


     “怎么会,怎么感麻烦你一个女生。”朱正廷微笑着回应到。”


    “ 好啦,朱设计师他也是好意。”一旁的Cody徐出了声。


    朱正廷看到镜中的菜徐坤已经在强忍着自己的笑意,一个眼刀飞过。蔡徐坤当下一虚,换上了歉意的笑容。


    朱正廷转身倏地回到了沙发上,只给蔡徐坤留下了一个背影。蔡徐坤思量着晚上该怎么哄他,却被Cody向打断了思绪。“继续吧,还有很多需要挑的。”


   “好”蔡徐坤继续着挑选......等到需要与朱正廷商讨的时候朱正廷到也没有半点马虎。


   晚上,等到三位Cody都离开后,蔡徐坤从背后抱住了朱正廷,“正正,我们回家吧”鼻子嗅闻着朱正廷后颈的香气,还不忘拥冰凉的鼻尖蹭了蹭。“嗯?好不好”没得到回应的蔡徐坤顺势吻上了朱正廷的脖颈。“嗯”朱正廷转身双手抱住了蔡徐坤。


    二人来到了蔡徐坤的家楼下。上了楼蔡徐坤打开门后,映入朱正廷眼帘的是一个简洁大气的家。黑白相间的大色块,以金色和红色的玫瑰加以点缀。


   朱正廷笑道:“你也喜欢玫瑰?”“是啊”蔡徐坤宠溺的握住朱正廷的手。“这是缘分呐,走吧跟我去洗漱一下不早了。”蔡徐坤拉着朱正廷上了二楼的浴室。


   “哎,你干嘛。”蔡徐坤把朱正廷拉近浴室后就直接把门给关上了。“你不会是想跟我一起洗吧”朱正廷抱紧自己,背靠紧了门。“哦,正正我们不都坦诚相见了吗?”蔡徐坤在朱正廷耳边说到“好啦,我在外面等你。”说着就开门离开了浴室。


   浴室镜子前朱正廷脱掉了衣服,着到了蔡徐坤在自己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的印记。耳根一红,迅速进了洗浴间。他发现了窗台面上有几瓶沐浴露是防过敏的。心生担忧自言自语到:“他皮肤会过敏啊”一时没注意到水温的变化“嘶”赶忙伸手调了水温。


   擦干着身体的朱正廷发现自己竟忘了问蔡徐坤要件衣服。于是他就只好下半身裹了浴巾就出了浴室。


   来到隔壁房间发现蔡徐坤并不在里面,他来到了楼下发现蔡徐坤在拿着电脑研究着什么,“坤,我忘了问你要件衣服了。”蔡徐坤转头发现朱正廷半湿着头发,还只裹了个下半身。发现自己已有了反应,拿起手边的水猛喝了一口差点呛到。


   “噗,你怎么了?”朱正廷笑着去拍了拍蔡徐坤的背,蔡徐坤转眼眼神对上朱正廷,停顿了几秒后,一把抱起朱正廷来到了二楼自己的床上。


    蔡徐坤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丝绸的睡衣。亲自要为朱正廷穿衣,他一手拿起上衣,一手拿起朱正廷的手,穿进了袖管。朱正廷的耳朵还是变得粉红的,却没有阻止蔡徐坤的动作。蔡徐坤为他穿好上衣后一手拿起了裤子一手伸向了朱正廷身上的浴巾。


   “裤子我自己穿就好”朱正廷抓住蔡徐坤了手,“正正你放心我只是帮你穿个裤子而已”“你不会是要直接给我穿这条裤子吧?”蔡徐坤刚想要继续的动作定了定,“咳,我忘了,我去给你去拿。”蔡徐坤从衣柜下面的抽屉中找出了一条内裤递给了朱正廷。“干净的,新的才洗过。”朱正廷接过内裤,站起身来并转过身去。在蔡徐坤炙热的目光下脱下了浴巾,穿上了内裤。不等蔡徐坤拿起裤子,就直接拿起裤子穿了上去。并掀开被子躲进了被子里。

   “哈哈哈—正正你怎么这么可爱!”蔡徐坤笑道“你等下我,我去去就来。”说着转身去了浴室。


  蔡徐坤从浴室回来后发现他的正正已进入了梦乡。蔡徐坤从背后怀住朱正廷,在他耳边轻轻呢喃“正正,晚安。”朱正廷睁开了眼睛,嘴角上扬心里道“晚安”

dbq脱更了啊.....





“咳”快咳出腹肌了,最近感冒了加上在学校里所以更新会很慢。
各位小姐妹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早点休息,多喝热水!🌹❤️🌙

Home(5)

朱正廷回到工作室后就继续开使了工作,这几套衣服都需要他亲自监督完成。现在服装已经到了最后的调整修改的部分,朱正廷一分钟都不容自己懈怠。


一周后,朱正廷决定要亲自去送衣服。当他抱着那七个刚好需要他下巴抵着的盒子的时候,蔡徐坤刚巧看见了他。他走过去下巴抵在朱正廷下巴上,顺带着“吧唧”亲了一口。接着就直接从上面拿了一半下来放在了自己手中。径直前往化妆间。


化妆间内蔡徐坤朱正廷把盒子放在两个椅子上。朱正廷打开了最上面的一个盒子,抬头却看到了镜子中已经把自己的黑T褪去一半的蔡徐坤。脸上一红却不由自主的回过头去看着蔡徐坤把衣服脱掉。从那凸起的喉结到那迷人的锁骨和那傲人的胸肌,再到细腰和那平坦的小腹。一时间竟入了迷,想着自己也见过不少的男模和鲜肉,确在蔡徐坤面前失了神。


回过神来发现那人不知何时贴近自己,却又离开了他,把衣服放在了椅子上。正当他拿起衣服打算穿时,朱正廷也拿住了衣服:“坤,我来帮你穿吧”“好”蔡徐坤笑着看着朱正廷拿着衣服站在了他的身后。


蔡徐坤把双臂伸进了袖管,朱正廷为他理好衣服后面转到了蔡徐坤的面前。从第一颗纽扣开始往下到第三个纽扣时,手指不经意的从缝隙中划过,一阵冰凉拂过火热的身体,惹得蔡徐坤一阵战栗。朱正廷扣完扣子后手却突然被蔡徐坤擒住“正正,帮我把裤子也换上吧?”“你是没有手吗?,“没有” “好啦,服了你了”说着就开使蹲下来为蔡徐坤脱裤子。拉下他裤子的拉链,注意到了那一方的凸起。慌忙挪开视线,脱下了蔡徐坤的裤子。


谁知竟在慌忙中,使拉链刮到了那凸起。“嘶”“怎么了吗?”朱正廷抬起头对上蔡徐坤炙热的视线。“这可是你自找的”蔡徐坤蹲下来直接拦腰抱起朱正廷,“哎,你放我下来。”朱正廷本想着挣扎,确意识到蔡徐坤的裤子还挂在脚踝处。他怕他摔了,只得怀住蔡徐坤的脖子。任由蔡徐坤抱着自己前去试衣间。

(ing……)
车预警
dbq是我拖更了

Home(4)

朱正廷推开工作室的门,发现黄明昊冲了过来抱紧了他说:“哥,你终于回来了。”朱正廷放开黄明昊说:“回来了,继续工作吧。”

夜里,蔡徐坤周锐来到机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走了绿色通道。

登记后,蔡徐坤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打字:“我要去几天首尔。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休息,尽量不要熬夜。等我回来,正正。”

“好,坤我等你回来。”看到朱正廷的回复蔡徐坤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让一旁看着kindle的周锐察觉到了什么:“呦,你这是遇到了什么高兴事啊?”

“保密”蔡徐坤说着把手机调到了飞行模式,“切,没意思”周锐撇了撇嘴就继续看他的kindle了。

飞机降落后,蔡徐坤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给朱正廷发了条:“我到了”但那边的人并为给他回复,蔡徐坤心想着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之后的几小时周锐发现这位平时十分专注的这位蔡徐坤先生不知怎么的居然有那么点心不在焉。就在周锐刚想着要去提醒一下他时,那边那位在抬眼看到手机时,确突然恢复了常态。周锐内心:“呵,有猫腻”


蔡徐坤回来之日是一个下雨天,回了宿舍后他发了个微博故事。里面他唱着:“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正当他打算给某位炫耀一下时,他却接到了陌生号码的一个电话“喂,坤你回来了居然不来看我”听到他撒娇的语气蔡徐坤的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好,你等我,我马上就过来看你。”“好”

蔡徐坤来到Theo工作室的楼下等他,朱正廷拉着他说要他陪他一起去看电影。朱正廷下来时就看见正撑着他的伞,穿着一身黑的蔡徐坤。不过那人好像先一步发现了朱正廷的存在。他一把把人揽进怀里,贴着朱正廷的耳朵说:“正正,我想你了。”怀中的人用双手圈住了他的腰:“我也是”“走吧,上车”

他们是在电影开始前进去的,两人坐在最后一排的情侣座位上,由于不是节假日电影院人少,所以不会有什么人发现他们。

朱正廷被身旁的人一直拉着手,在他够着手要去拿爆米花时,确突然被蔡徐坤手里的爆米花给堵了嘴,意识到他的嘴还碰到了蔡徐坤的手。朱正廷看着蔡徐坤用刚刚的手往嘴里送爆米花时,不由得脸颊一红。再看蔡徐坤时那人居然还对他挑了挑眉,朱正廷拍了一下蔡徐坤的腿,还不忘捏了他一下。

朱正廷见他没反应就想着继续看电影,谁知自己的脸被人捏着,硬是把他的头也转了过去。在他震惊中,蔡徐坤嘴里咬着爆米花送进了他的嘴里,并且双唇贴上了他的嘴。

在呆楞几秒后,感忙推开了蔡徐坤,保持正坐姿势继续看电影。电影结束后,蔡徐坤送朱正廷回工作室。

工作室门口_____
车上,朱正廷募地拿出了一把伞递给蔡徐坤,把自己伞拿了回来。“这是,给我的?”“对啊”这一把黑伞下面的伞柄是一头金色的狮子,他看到伞柄上面的环上刻着“August”,“为什么觉得我会是狮子?”“你不觉得你很像吗?”“嗯,正正觉得像,我就像了。”“是吗?不知道是谁上次说幼稚来着”“不啊,我很喜欢,这算是会给我的定情信物?”“对啊,你喜欢就好。”

蔡徐坤揭开安全带,吻上朱正廷,“晚安吻,做个好梦。”四目相对尽是柔情蜜意,朱正廷虽红了脸,确在蔡徐坤离开之际,啵一个吻落在蔡徐坤右脸上。“晚安”朱正廷飞速地离开蔡徐坤的脸,并解开了安全带,打开了车门后,飞速下了车,跑到了工作室的门口。

“ 不对呀,我为什么要跑。”朱正廷寻思着打开了工作室的门。

(ing……)










Home(3)

蔡徐坤在练习室里不知疲倦地练着舞蹈,汗浸湿了整个衣服,滴落到地板上,蔡徐坤抬眼看了墙上的时钟已经下午3点了。

从昨晚到现在他已经练习了十几个小时,他要做到最好,他不想让喜欢他的人失望。以至于他都没时间可以亲自去送早饭,所以现在好不容易得了空他自然得亲自上阵。

蔡徐坤来到Theo工作室时,朱正廷正在和黄明昊还有其它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忙着工作。

当朱正廷一回头发现就站在自己身后的蔡徐坤时被吓了一跳,吓得他连忙向后退,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蔡徐坤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了他的腰。“怎么,见到我这么激动?”“你...”朱正廷回头发现身后的人都再看他们两个,迅速推开了蔡徐坤。“有什么话,出去说。”说着朱正廷就把蔡徐坤拉了出去。

朱正廷放开蔡徐坤的手,靠在墙上冷冷抛出一句“说吧,你来找我干什么?”“不知道朱先生可否愿意赏个脸,陪我吃个饭。”蔡徐坤不知何时已经把右手抵在了墙壁上,在朱正廷耳边耳语。微热的气息喷洒在朱正廷耳朵里,朱正廷感受到自己的耳朵有点痒,不由得撇过头去说:“好啊”心想着:不就是吃个饭而已,我朱正廷除了怕黑怕鬼,还没怕过什么。

于是黄明昊等一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蔡徐坤把朱正廷给带走了。此刻黄明昊的内心仿佛一万只草泥马飞过,可他不敢违抗他廷哥........

朱正廷坐在蔡徐坤的副驾上,侧头看着车窗上一个个雨滴的滑落。看到车窗上的雾气,忍不住在上面画了一朵玫瑰花。

“你 喜欢雨天?”
“嗯 对啊。”
“看样子我算是挑对了日子”
“嗯”
之后一路便是无言.......

到了餐厅门口,等车子停稳后,朱正廷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伞柄是一个彩绘兔子头伞递给蔡徐坤,蔡徐坤噗嗤一下笑出声说:“幼稚”“怎么,不给啊,哼” “没没没,就是觉得你挺可爱的。”蔡徐坤正用一种认真且又宠溺地的眼神盯着他。这种眼神让他一愣,第一次有人这么盯着他让他突然一阵害羞迷乱,只能用言语掩盖尴尬:“那个,我只带了一把伞,所以我们只能和撑一把伞了。”“好,你等下我。”蔡徐坤接过伞就下了车。”

蔡徐坤撑开伞后为朱正廷打开了车门,等朱正廷下车后,蔡徐坤一把搂过朱正廷的腰说:“小心,别淋到雨。”于是朱正廷也就不甘示弱地搂上了蔡徐坤的腰,蔡徐坤先是愣了一下,但倒也没抗拒......

等二人进了餐厅后朱正廷才发现,这是一家私人订制的餐厅,现在店里面只有他和蔡徐坤两个人。

服务生为二人拉开座椅,示意让他们坐下,等他们入座后,服务员为他们到上了雷司令白葡萄酒变开始上了前菜。就在服务生为他们上牛排后,蔡徐坤忽然道:“我去下洗手间”。

在蔡徐坤离开之际服务生为朱正廷和蔡徐坤到上了拉菲。正当朱正廷轻晃着杯中的红酒时,蔡徐坤却不知如何出现在朱正廷的身后,一阵清凉感袭上朱正廷的脖颈。低头一看,发现是朵金色的玫瑰花项链。蔡徐坤为他带好项链俯身在他耳边说:“送你的礼物,敢问正正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试试?”语毕,蔡徐坤便坐回座位上说:“我等你的回复。”
直到他们吃完饭,坐在蔡徐坤车里时,沉默了很久地朱正廷说到:“蔡徐坤既然上天让我遇到你,那我们便就在一起试试吧。”

蔡徐坤伸手握住朱正廷的手缓缓开口:“正正,谢谢你。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需要承受太多的东西,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能让我守护你。”

朱正廷闻言道:“你干嘛搞这么感动,我都要哭了,更何况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说着就握紧了蔡徐坤的手,回望着蔡徐坤。

朱正廷忽然松开蔡徐坤的手说:“那什么我还得赶紧回去加班,要不然的话他们该抱怨了。”

蔡徐坤开车时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直到到了Theo门口时,才把嘴角收住。

“我先走了”朱正廷打开车门后,变快速地下了车,于是竟忘了他的伞。等到他跑到了工作室门口,朱正廷长舒一口气。拍拍自己脸心想:不行我要淡定,淡定。
(ing……)
晚到的七夕快乐🌹


Home(2)

当蔡徐坤从Theo工作室回到宿舍后,范丞丞变发现他的老大变的不太正常。好好的吃着饭却拿着手机在那笑……

“我说,老大你咋了,受啥刺激了?”范丞丞一脸黑线的看着蔡徐坤。还不忘上手拍了拍他的肩。

蔡徐坤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住,随即又假笑着说:“范丞丞我看你最近好像还挺闲的,要不你来陪我一起练舞吧。”

“不不不,我最近通告也挺多的,就不打扰您练舞了。”范丞丞刚起身要走还不忘留下一句:“老大,你悠着点可别因美人伤了身体。”

“范丞丞,你!哎——”蔡徐坤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手机里朱正廷的朋友圈陷入了沉思......

深夜——

朱正廷在画本上完善他的服装效果图,他最近熬夜熬太多了,画着画着渐渐地感到眼皮沉重了起来,眼睛也渐渐模糊起来,手上拿着的笔开始不受控制起来。几分钟后,突得猛然惊醒,下意识赶忙检查了自己的本子。

“呼———幸好”朱正廷长舒了一口气,眼睛瞥到手机发现上面多了好几条通知。打开微信后发现蔡徐坤给他发了条“你还在工作吧?”

“对啊”
“那你也别熬太晚了”
“好,你也是”

朱正廷发现自己好像突然精神了,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硬是忙了整个通宵。

等黄明昊早上来到工作室的时候就发现了靠在椅子背上,头向右侧倒去睡着的朱正廷。小心翼翼地把从蔡徐坤让范丞丞带过来的早饭放到了桌子上。接着就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朱正廷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不耐烦的拿起电话,连来电的是谁都没看就接了。

“喂”
“早啊,我帮你买了早饭,要是不热了你记得拿微波炉加热一下再吃。”
“好谢谢你了,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
“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啊,没有没有”朱正廷心想:“他只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关乎到他的作品才会这么关心他的。”
“那你记得一定要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工作。”
“好,那,你也加油工作。”
“嗯,拜”

朱正廷挂断电话后,打开桌上的早餐发现是艇仔粥和流沙包外加虾皇饺和鼓汁凤爪。他去了洗手间简单洗漱后就打开了早饭。虽然嘴上说着麻烦,但还是抵不住诱惑的吃了起来,“嗯,正好,不烫”有一种暖流正流进朱正廷的心里。

(ing……)

Home(1)

蔡徐坤第一次见到见到朱正廷的时候还是在一年前G牌春夏男装的秀场上见到他的。他一身黑色呢子大衣,内搭一件白色深v衬衣,外加那一头金绿渐变的头发。都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注目,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哪个受邀的明星。
许是因为那绿光衬得那人的发色越发独特,许是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都使得他挪不开眼。只可惜目光所及之人并未注意到他,倒是一旁的范丞丞先打断了他的目光。“诶干嘛呢,我问你你觉得刚刚那套衣服怎么样。?”蔡徐坤回了回神说:“就挺好看的。”“......你就不能多说点,你该不会心思根本就没在这儿吧。”范丞丞瞅了他一眼道。“我哪有,你想多了。”而此时的朱正廷还在研究着这每一套服装的设计,想着自己之后的秀会是怎样的。
现如今朱正廷已是国内知名的青年设计师,如今还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接到电话时,他正在工作室里喝着奶茶,看着美剧。听到说是明天蔡徐坤就要过来,便还是拿起了自己的草图进行修改调整,一切弄完后,已是半夜,于是就睡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一大早蔡徐坤与周锐便坐上了保姆车前往Theo工作室。这是一间复古又简约的工作室,黑白灰的色彩,镂空的雕花,都不失趣味。他们来到了二楼的最里面一间,周锐让蔡徐坤自行前去,自己在外面等他。蔡徐坤敲了门后便听到里面的人应了一句:“进来吧。”当蔡徐坤推开门后发现此时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竟是之前在秀场上看到的那个人时,心里暗暗自喜,伸出手道:“你好,我是蔡徐坤。”坐在椅子上的人站起来回握他的手说:“你好,我是朱正廷。”两双眼睛对视了三秒,谁曾想也就三秒就被判定了余生。
“你这次的新曲主题周锐已经跟我说了,不过还是要跟你本人具体商讨一下,这边坐。”朱正廷领他来到一旁的会议桌前让蔡徐坤坐在自己的一旁。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朱正廷打开笔记本把草图拿给蔡徐坤看:“你看看有没有需要改动了地方?”“我觉得……”
一小时后,朱正廷拿出软尺说:“我要帮你量一下尺寸。”还未曾听见那人的默许,朱正廷已经拿起软尺在蔡徐坤身上比划。朱正廷的目光随着软尺移动,量腰围时拿着软尺穿过他的腰时,不自觉地耳朵红了。此刻蔡徐坤似乎只听到自己的心在跳动,确未曾察觉到自己红了的耳朵。“好了,衣服做好后我会派人送过去的。”“好的,以后有机会再合作。”蔡徐坤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好啊,合作愉快。”朱正廷回给他一个商业微笑。
(ing……)